您现在的位置:新闻首页>伤感文章

如果七年之后你还记得我

2018-07-22 09:28编辑:admin人气:


如果七年之后你还记得我

  楔子:从你说得了绝症开始,我便脱离了自己的生活,我不再做本我,也不再“削发为僧”……

  在长途客车站,我第一次见到了她,一个长发过肩,白净清秀的小姑娘。她就这么唐突却丝毫不牵强的来了,来到了一个陌生的城市,走进一个未曾谋面的陌生男人的生活里面。

  第一面,我们没觉得尴尬,沉默的片刻,侃侃而谈。

  在一年前,我闲暇之余走进了网络,开始的时候会随性写几首小诗发在空间,之后开始在自己的群里说话,这是落了俗套的网络生活,可我一个四十多岁的已婚男人,这么做了,也很自然地融入到一群小姑娘与小伙子的网络生活里。

  在网络,确实没有什么实在的东西,那一刻都在抛开生活,一个虚拟快乐的理想世界,不为目的性,娱乐且随性。这如同我的打油诗一样,娱乐自己的快乐神经,一份满足与充实而已。后来,在多了些空间朋友之后,我就有了那个叫“娱乐情绪群”的群。在这里面,我跟很多人开始海阔天空,却依然延续我最初写诗时的网名——“削发为僧”,群友称呼我“一僧”。

  婧是好久以来的一个空间朋友,我们QQ好友忘记了什么时候。婧不怎么在群里说话,我们都是私聊,我知道她真名确实叫婧,她也知道了我的真实名字叫萧伟,我们无所不聊,时间久了,我们成了切实意义上的陌生知己。

  作为一个中年男人,我没有想去跟一个小自己二十多岁小姑娘做知己,不管她如何欣赏我的打油诗,我也是不会跟她如此交流,这一切只为她说自己得了绝症,一切从此开始。

  婧说得了绝症是在我空间留言中的隐语,是我感觉到的,于是,不怎么去别人空间的我,会很勤快的去婧的空间,可能也就是我这份“关心”,她加了我,我喊她婧,她喊我伟哥,那次我哈哈大笑,说一僧还成了“伟哥”,她也跟着发着大笑的表情。从这之后,我们开始了心的倾诉与交流,我成了婧口中的萧大哥。

  网络里人们好像都很有伤,这是我感觉到的,可能是内心忧伤的一面都倾诉了在这里的原因吧。婧的忧伤更加严重,于是,我更多闲暇时间都用在了她的身上,这里面除了关心与开导,就是关心与网络陪伴。

  直到有一天,我发觉自己的关心过了头,这是婧要跟我走进生活的话让我发觉的。

  在网络里的人们,我不知道到底有多少走进了生活,我只是如此明确的知道自己是如此不想走进生活。我不是怕什么,我只是担心自己的生活会被打扰,甚至改变,所以我坚持我的原则。可这一次,我丢掉自己的原则,我要用真实的关心来对待一个如此绝症的小姑娘,我想我可以带给她些许快乐……

  婧不比我儿子大多少,所以很自然地把她当做孩子。这第一次来,我就把她带到了家里,跟妻子介绍说是厂子的关系户。

  人有的时候会很自然的撒谎,如同最近厂子产品出了问题让我睡不好觉来说,当清晨醒来,妻子问我睡得还好的话时,我会很自然地说很好。我知道妻子这样是怕我身体垮了,休息好了才会不疲劳,可我说好,真的是在撒谎,是这样吧,人都会撒谎,有些谎话生活里也很需要。就这样,婧成了关系单位的业务员。

  儿子跟婧很谈得来,说些他们那个年龄关心的很多话题,不过儿子有些话还是很幼稚,不如婧明白的多。可能这跟她的工作有关吧。

  婧是电台的记者,有自己的一档子节目,她曾经告诉过我,我当时没有听,久了就忘记了,之后我也没好意思再问什么时间段的节目。对于婧的职业,我儿子是知道的。我跟我儿子说一个做播音的姐姐得了绝症,最近要来我们家的话,说我会带姐姐看看我们这座城市……儿子最终还是问了我为什么要跟他说这些,我说我在妈妈面前说的谎话很善意。

  在陪婧的那几天,我们去了很多地方,大多只是走走,聊聊。忘记是怎么个因由,我们开始扯手的,真的是没太在意。只是在车上我们拥抱的时候,我有些感觉到了事态的微妙变化。

  那是在去海边的时候,车里依然是很悠扬的曲子,那种惬意的感觉,悠闲的心态,多让我想起自己跟妻子漫步海边的傍晚,余晖映红海面的瞬间,我们会更加亲昵。我确实有这种感觉了,这时候我有点担心,怕这种气氛误导了婧,于是,我放了张周杰伦的专辑。我听周杰伦的歌让婧多惊讶,不过我很幸福的告诉她这是我儿子送给我的生日礼物,婧问我是礼物就要喜欢,就会接受?我确实没多想这个问题,可能儿子给父亲的礼物本身就包含快乐,就有一种幸福在里面,喜欢了很自然。我说周杰伦那首《七里香》确实很好听,我们在听了一段时间之后,婧还是要求拥抱我一下,于是,我故作镇定,答应了。

  这个拥抱很踏实,婧微笑的眼神里有泪花,我们对视的时候,婧揭穿了自己的一个谎言。

  婧在读大学的时候,就有了一个男朋友,纯真且幸福的爱情让她很幸福,可经过几年的漫长呵护之后,他们还是分手了。其实婧没有得绝症,这绝症就是这一场夭折的爱情。

  我们驱车回来的路上,我没有放音乐,我觉得自己很傻,自己都做了什么,真的不知道了,这初衷是什么,现在要如何继续?我不停的问着自己,耳边一直是婧的声音,萧大哥,萧大哥……

  因为一场同情,因为一场网友见面,我是不是已经在走另外的一段爱情。刚才在海边自己明明感觉到了,那不就是心底爱的声音吗?我陷入自责……

  婧就这样挑明了对我的感情,我无言以对……

  日子是最经不起混的,劝走婧转眼就有一个月了。这一个月,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调整的,现实里觉得在妻子面前多歉疚,在网络,我确实也不敢再自娱自乐了,群里也消停了,我空间的打油诗也结了蛛网,所剩无几。曾经洋溢幸福生活的诗句此时觉得味道很杂,品不清楚,辨不明了。全部割舍,舍不得,逐渐的把锋芒的几首诗删除了,其他朦胧的呓语任由他们蹦跶,我知道那些都是落在镜面上的虱子,面临的只有死亡。

  花开如月夜,

  叶落卷风尘。

  僧随往客来,

  削发求来生。

  婧说自己在外面漂泊了一个多月,有些累了。我不知道跟我说累了是不是要我施舍点温暖,我们之前经过倾腹一场,我真的不知道自己还应不应该散发热量,其实,我也很累。

  婧没在乎我们是不是都累了,不久,第二次来到了我的家,小住几日,跟我儿子说说笑笑,跟我妻子从唠家常到厨劳。

  第三次了,我真的应该阻止这一切,婧真不应该再出现在我的生活里。关系单位的借口如此站不住脚,我不知道怎么再圆这么一个谎,只是知道,妻子的心如此宽容。

  左三年

  右三年

  这一生见面有几天

  横三年

  竖三年

  还不如不见面

  明明不能留恋

  偏要苦苦缠绵

  为什么放不下这条心

  情愿受熬煎

  ……

(来源:http://hookiemelt.com)

  • 凡本网注明"来源: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中,转载请必须注明中,http://hookiemelt.com。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。
  •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,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,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。其他媒体、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,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,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。
  • 如涉及作品内容、版权等问题,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,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。






图说新闻

更多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