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新闻首页>人生感悟

岁月悠悠,为谁痴迷一生

2018-08-24 13:15编辑:admin人气:


岁月悠悠,为谁痴迷一生

    静看花落,且听风吟。脱去那一身沾满尘土的衣裳,袭一身白裳,让灵魂得以呼吸。静看庭前花落,让那些斑斓的记忆在你的脑中消散,学会感受美欣赏美;静静地听风吟唱,它早已历经沧桑,它会告诉你,许多在梦寐里未发酵的希冀;把心里的负担放开,抬起头来仰望穹苍,告诉自己怎样的生活才是你想要的,追寻去吧;不要再抱怨生活对你的不公,如果一路顺畅想必自己都会觉得心里不安;岁月分分秒秒都在流逝,比起那些身体残缺的人,你已经幸运多了不是吗?命里有时终须有,命里无时莫强求,看淡官名利禄,看淡红尘喧扰,总有一方净土属于你。

    多年以前,当我们还是孩童的时候,曾是那么的渴望着长大。长大以后,懵懵懂懂的,我们又希望能够早些成熟。而当我们都成熟之后才明白,原来,成熟真的不是一件幸福的事情,我们为此付出了太大的代价。生活的种种无奈要面对,人生的诸多曲折要经历,所以我们不得不抛却内心的纯真,挂上虚伪的笑容,冷漠着自己的视线,用伪装将自己层层包裹,时间久了,最真实的自我也就忘了。

    纤尘风染,俗世纷争。多么的渴望,渴望时光能够倒流回曾经,不要断断续续的奔跑,也不要迫不及待的长大。可不可以,让我再次回到孩童的岁月,手拿枯树枝,头顶凉草帽,脚穿棉布鞋,去找寻那些早就化为轻烟的尘埃,来栽植自己枯萎的心灵。

    我知道,这注定是个没有回应的愿望,哪怕我跪在佛前祈求五百年。我也知道,过去的始终是过去的,不管如何不舍它也不会再回来,时光的脚步又怎会为我而轻易的停顿。我只是不甘心,不甘纯真的笑颜就此沉寂,只留下一些无迹可寻的回忆,装点着自己灰暗的世界,恍如戈壁般,入眼一片荒芜。

    年华一度,转转兜兜间,绿了芭蕉,瘦了红叶,长了头发,也长了个子,似乎一切看得见的,都在不断变化着。而那些看不见的,譬如感情,譬如经历,想起连痕迹都变得缥缈,说起却又不知从何处开始,所以,只能让它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的累积着,沉淀着,一如灰尘般,层层叠加于故事的封面,时间长了,就变成了最初的土壤,散发出阵阵醉人的芬芳。

    而有的时候,感觉,回忆就像一个圆形的跑道,我们都在其中徘徊,不管如何的挣脱始终都无法走到尽头。

    往事幕幕,聚集于脑海,彷佛一场伤情的电影般,催发着眼角的湿润,把内心无法宣泄的伤痛,一遍又一遍的撕扯着,一遍又一遍冲刷着。

    虽然,回忆很美,一如妖艳的粟樱花般,迷人的外表下,却包含了致命的毒素。然,我们明知回忆有毒,却还是义无反顾的投进了回忆的海洋,只余下一颗颗晶莹的泪珠,落在灰暗的天空下,闪亮的那么耀眼。

    岁月匆匆流逝许多年,每当夜深人静时,我总会想起那些远去的背影,想起那些一起走过的时光,于是,我孤独的灵魂开始流浪,寂寞而又苍凉的找寻着属于自己的明天。

    都说,飘逝的青春,就像一首无声的律歌般,唱起有痕,说起又无言。或许,青春的旋律正如那怀念的思绪一样,看却不透,摸也不着。而我,却总是架不住思绪的来潮,控制不了情感的漫延,总会想起那些人,还有曾经的那个她。

    摸索着走进春日里的田野,望着周遭露出的新绿,我度着忧伤的步伐,走走停停,轻轻地滑进二月缠绵的细雨中。霎时,我就全然没有了思绪,任由雨丝肆虐着我脆弱的神经,让我再也分不清来时去路的方向。

    装点记忆的眉目,我落魄的文字穿梭于泛黄的宣纸间,恍如起舞于梦中的彩蝶,是那样自由的在飞翔。

    拉起记忆的窗帘,我似乎又听到了儿时经常听的故事。虽然,那些声音早已被时光发酵成古老的传说,但是,我却依旧如当初般,怀着虔诚的心情,沉醉于故事构成的世界,只因,那里有我最纯真的笑容,最浓烈的情愫,还有那些已经叫不出名字的可爱身影。

    一路前行,一路歌唱,时光已过去了很远很远,想起那些人,说起那些事,这也许不是忧伤,只是被落日隐藏的光芒,掩盖了温馨的真相。

    其实,真的很喜欢这样的感觉。喜欢在万籁俱寂的时候,听着音乐喝着茶;喜欢在身体犯困的时候,沉睡到那样色彩斑斓的画卷里,然后,便将心中的所有都抛却,去追逐自己的停顿的双足。

    年华一度水一歌。流连于半梦花开的世界,朦朦胧胧的,我仿佛看到了那些消逝的风景,幼时的身影,立时的红颜,成片的爬山虎和几只奔跑的野兔,慢慢的从记忆的湖底向我涌来。而我,却依旧无法醒来,全然忘了自己身在何方。

    紫陌红尘,烟花易冷,听风吟清寒,岁月悠悠,为谁痴迷一生,将往事埋葬,悲伤放逐,编织一曲红颜易逝的挽歌,浅吟轻唱,黯然神伤;如果泪落,就让它慢慢滑过岁月刻痕,麻醉沉寂的哀愁;依稀,谁又与谁相依相偎在年轮,如花美眷,似水流年,谱写着幽美迷离的青葱诗篇,执笔花落,泼墨成殇!

    红尘有梦,岁月迷离,闲词愁赋难为情,吟断刹那芳华,只落得伤心别有怀抱,幽禁了衣襟沾染的情殇;红颜弹指老,散了芬芳,公子泪如血,痴了流年;胭脂沾染灰,葬了花魂,宝剑折卷刃,断了豪情;情有千千结,化为纸鹤,寄去谁的思念?恨有幽幽殇,化为青灯,彻悟谁的菩提?几度春风花落去,淙淙流水逝缠绵,一种闲愁,一份恬淡,迟暮了岁月光环,幽然如伤!

  本文由《雨露文章网》www.vipyl.com 负责整理首发

(来源:http://hookiemelt.com)

  • 凡本网注明"来源: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中,转载请必须注明中,http://hookiemelt.com。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。
  •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,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,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。其他媒体、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,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,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。
  • 如涉及作品内容、版权等问题,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,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。






图说新闻

更多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