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新闻首页>情感文章

怀念我的父亲

2018-06-13 10:52编辑:admin人气:


怀念我的父亲
>

父母在,人生还有来处,父母离去,人生只有归途。在路上,我们永远不会忘记来时的路。

弥留之际的愿望

父亲离去时,没有像影视剧中那样,留下一些遗言,对牵挂或者未竟之事进行交代。也不曾真正要求什么,如果说有要求的话,就是一件事,而我却到底也没有满足他。当天傍晚,他脸色比平时好看很多,原来枯瘦苍白的脸有些红润,是临终前的回光返照。我们虽然都瞒着他肺癌晚期的病情,但我猜想他自身可能感觉生命即将耗尽,想回到生命起点的地方离开这个世界。他费尽力气不停地央求我:“咱回去吧,不能再在医院了”。我说家里没有医院这样的条件,等病治好就回去。他见我不答应,就情绪激动起来,“我说回去就回去,再不回去就晚了!”,这也许就是他最后拼尽的气力了。事后才突然明白他说的再不回家就晚了的意思。而当时我以“医院下班无法办理出院手续,第二天就走”来敷衍他。他见回家无望,不再说什么,眼神流露出失望、哀伤。人临终时,或许才更意识到家就是一个人的最终港湾,从那里出发会一路走的安详。虽然当时未能如他所愿,自己也有些难受,可按照世俗的标准和眼光,当儿女的一般很难具有让亲人放弃治疗的勇气和决心,即便那是出于对弥留之际人性的尊重。为了强调出院的不可能,对他的拒绝语调有些生硬,事后内心歉疚着,觉得最起码当时我语气应该尽量温和些才对。

村中的“弄潮儿”

父亲的一生,很平凡。虽然是农民,他的思想并不保守,也许与他年轻时喜欢读些杂书有关。小时候觉得他很严厉,我有些没来由地怕他,觉得不像别人父亲那样和蔼。同时,脑海中却经常浮现出一幅温馨的画面,全家人常常还有左邻右舍围坐在一起,剥玉米棒子,或者剥花生,忙着诸如此类不算太重的活计,彼时他就给我们讲西游记,就如连续剧一样,晚讲一两个小故事,什么三打白骨精、铁扇公主等,现在的父母给孩子讲这样的故事也许不算什么了,那时候是70年代啊,在农村连收音机也是奢侈品,没有像现在这个年代太多的信息渠道。当时那些故事将自己带入了另外一个神奇的世界,包括我在内的所有人往往将听他讲故事当做对我们劳动的奖赏,这是他一生中留给我的最为美好的回忆。后来,大概上初中时候,我找到他看的《西游记》,通读了一遍,才知道他讲的故事都是从那里学来的。小时候还没用上电灯,当别人家用煤油灯,他用上了罩子灯。在这灯光下,我安然入睡,回忆当时的影像,他半躺着,捧一本厚书在读。后来工作后,将自己读过的小说、读者文摘之类,给他拿回家,他很是喜欢。我结婚生子后,曾几何时,也是半卧夜读,发现儿子也在捧一本书在读。

我上初中、高中,正是社会发生较大转折时代,当时家庭条件在农村还算不错。他去镇上或者省城,给我买回新潮的T恤,买回当时流行的面包服,当时农村孩子还对这些觉得新鲜,自己穿着也自我感觉很好,引来不少羡慕的眼光。他带领我骑自行车到镇上买回村里第一台电风扇,然后又托表哥从省城买回一台黑白电视机。记得刚买电视机回来一段时间,晚上全村人挤满了小院,我家的院子就成为露天放映厅,父亲就是放映员。为了让后面的人能看到十二寸黑白电视画面,父亲在有一米高的石头香台上,再摞上方凳或者椅子,最后再放上电视机。为了增加画面清晰度,他还在房顶架设了天线,使画面清晰了不少。最初,因为有村里的看客坚持看完所有节目,常常要等有限的几个频道都出现雪花点,才关掉电视,曲终人散。鉴于这情况,我有时候就在这个诱惑下,抗拒着自己,在堂屋里温习功课。这在村里倒是成全了我刻苦学习的美名。

醉酒的父亲

父亲大半生喜欢喝酒。在离?a href="//www.bidushe.cn/view/lang.html">狼凹改辏硖遄苁浅鲎纯觥8苫钆ぷ叛瘟蒲酃讨校蟀殉砸┯忠⑽柑郏苁窃谡獠∧遣≈泄?a href="//www.bidushe.cn/sanwen/shenghuo/">生活。纵使这样,他却少不了喝酒,我弄不懂是酒精控制了他,还是他压根就不想对酒精有所节制。他年轻、中年时候,喜欢交往,也因此造就了喝酒的不少场合。晚年时候,我感觉得到他封闭自己,打发白天清醒时光的办法就是将他自己喝醉。我一直感觉不是不能控制酒,而是他需要酒,用对酒精的依赖抵抗一种他内心的荒芜。当支撑他的就剩下酒精的时候,让他戒酒,我感觉对他挺残酷。回家时候,自然给他少不了买酒,也常陪着他喝酒,在酒酣耳热之际,也许才打开父子之间内心深处的通道。因而我觉得我是从内心最理解他的,虽然内心深处,父子之间从没有交流过,但我深信彼此能感觉得到。

记得一次春节假期,午饭后我和妻、子返回县城上班,他酒未醒,却依然摇晃、蹒跚着送我们到街口,竟然握住我的手,眼里噙着泪。要知道他和我一直是少交流的,更没有较为亲昵的动作,我前面说的从小就怕他,也许就与彼此交流少有关。这也是今生我记得的唯一一次正式如社交场合上的握手,就如朋友同事分别一样。我知道他内心希望我们常回家看他,但总是说,要是忙就不要回了。一次,也是春节回家,他酒后打开刚安装的卡拉OK,要我们唱“常回家看看”,弄得我心里五味杂陈。

最后的分别

父亲是不惧怕死亡的人,是个能坦然面对的人,是能凡事看得开的人。我甚至想,他是为了进入另一个世界才离开这个世界的。五一放假回家,见到卧床不起的他,脸色苍白消瘦,形容枯槁,吃不上东西,没有一点力气。他已经不能生活自理,都是母亲在照顾他。我决意要送他去医院治疗,不顾他的疼痛,背起他出门,小时候高大的身躯,感觉已经轻的只剩下一副躯壳。他躺在医院的病床上,说话都很费力。我向单位请假日夜陪在医院,我和弟弟以及母亲等人能做的也只有陪在他床前,说话聊天,把屎把尿。一生的记忆中,父子之间几乎没有什么拉手拥抱之类亲密的行为,他与孩子之间总是有着一定的距离。为他把尿这样的事,我想要是平时他稍有力气,会阻止的。但彼时谁也顾不了什么了,一切也都那么自然。

晚上该睡觉的时间了,他停止了急躁和粗暴,安静的睡过去了,却也就此成了今生最后的分别。

(来源:http://hookiemelt.com)

  • 凡本网注明"来源: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中,转载请必须注明中,http://hookiemelt.com。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。
  •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,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,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。其他媒体、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,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,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。
  • 如涉及作品内容、版权等问题,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,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。






图说新闻

更多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