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新闻首页>情感日记

和父亲下象棋

2018-06-12 10:54编辑:admin人气:


和父亲下象棋
>

父亲生前是普通农民,识得几个屈指可数的汉字,终生只有一个爱好——下象棋。他的棋艺并不高超,不过,在我面前堪称名副其实的常胜将军。

童年时代,记得每逢阴雨天气或冬闲时节,父亲经常和邻居的几个叔叔伯伯围在堂屋,摆开阵势,两军对垒。那个小小的棋盘如同一块巨大的磁铁,将众人目光牢牢吸引。在这样的氛围里,长期耳濡目染,加上父亲偶尔指点,幼小的我也掌握了象棋的基本规则,下得多了,自然心领神会,很快觉悟了其中的窍门。忽然有一天,父亲见我在小伙伴中间津津乐道象棋杀法,胡吹海侃“车直马日,炮打隔子”的口诀,引起他的注意,主动要和我试下一盘。我当然受宠若惊,欣然接受。他老人家让我车马炮三个子,不料,几个回合下来,眨眼工夫,我方四面楚歌,面临绝境。父亲拍着我的脑袋瓜子,语重心长地说:“象棋走法,奥妙无穷,多动动脑筋吧。”这次惨败属于预料之中,我既不羞耻,更不痛心,反而越发对下棋产生浓厚兴趣。

时间如白驹过隙,十几年后,参加完高考的那年夏天,我整天心神不宁,寝食难安。于是,我悄悄走进小说世界,企图快速打发光阴。当一口气读完阿城的《棋王》,简直喜出望外,原来棋道之中竟然蕴含阴阳之气相游相交的秘密天机,难怪王一生迷恋到了如痴如醉的忘我程度。当时,我的手指直痒痒,马上翻箱倒柜,找出家里的那副破旧象棋,兴冲冲恳请父亲陪我下上几盘。

这是我们父子俩的第二次对弈,双方每走一步都是如履薄冰,每盘持续时间很久,胜负才见分晓。父亲习惯将右手的食指和中指并拢成一把火钳形状,长途夹送,短途推移。这是一种我十分熟悉的手势,动作极其优美,当他的过河小卒攻进我方九宫,那两只长长的手指随时都会爆发出强劲的力量,只要猛地往前一推,就犹如一把锋利的匕首稳稳刺进我方大帅的心脏。每逢此时,我都被吓得惊惶失措。父亲最擅长运用双马连环战术,两匹战马在他的手指间左右穿梭,纵横驰骋,实在让我防不胜防。我稍不留神,就会被两马活活逼上死路。父亲幽默地告诉我说,这叫“双马饮泉”,我听着十分悦耳,似有诗的韵味,也不知他老人家从哪里贩来的。

这年暑假,在与父亲反反复复的象棋较量中,除一局和棋之外,其余皆我败北。虽然在父亲手下屡次输得悲惨,我的心里却总是美滋滋的,觉得生活过得特别快乐而又充实。

岁月无情,不知不觉间,父亲到了古稀之年。老人家的话语日益稀少,目光也变得混浊起来。有一次,午饭后,我突然发现他坐在椅子上,手扶着拐杖打起盹来,心里一阵发酸。我想,如果这时候陪父亲下下象棋,或许能为他消除一点内心的寂寞吧。我轻轻叫醒父亲,并把双方的棋子认认真真地摆好。我们父子又一次在棋盘上开战,父亲打起精神,一言不发,连胜两局后,脸上露出孩童般纯真的笑容。望着老父亲开心的样子,儿子其实比他更加开心。

每次和父亲下棋的经历,今天回想起来,历历在目,恍若昨天,心底产生出一种莫名的幸福感。小时候,家里贫穷,那副象棋,粗糙劣质,父亲多年视如珍宝,他从中获得了许多无需金钱购买的人生乐趣。普通百姓和高雅艺术之间,哪怕仅仅保持一线牵连,他就一定不会活得太苦太累。茫茫世间,琴棋书画,没有一样嫌贫爱富。

(来源:http://hookiemelt.com)

  • 凡本网注明"来源: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中,转载请必须注明中,http://hookiemelt.com。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。
  •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,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,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。其他媒体、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,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,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。
  • 如涉及作品内容、版权等问题,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,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。






图说新闻

更多>>